欢迎光临晋陕豫黄河金三角官方网站
欢迎访问【晋陕豫黄河金三角】网站!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旅游 > 金三角根祖文化 >
返回

洪洞大槐树文化

发布时间:2010-12-18 09:44 点击率:0 次

  洪洞大槐树

  2010年12月11日 星期六 19:56

  古大槐树,又称洪洞大槐树,位于洪洞县城西北二公里的贾村西侧的大槐树公园内,这里洪洞虽然没有什么宏伟的建筑,但是不论严寒的冬天,还是酷热的炎夏,游客络绎不绝,有的赋诗题词,抒发“饮水思源”之幽情,有的仰望古槐,盘桓眷恋,久久不肯离去。

  元朝末年,元政府连年对外用兵,对内实行民族压迫,加之黄淮流域水灾不断,饥荒频仍,终于激起连绵十余年的红巾军起义。元政府予以残暴的镇压,争域夺地的殊死之战时有发生,两淮、山东、河北、河南百姓十亡七八。元末战乱的创伤未及医治,明初“靖难之役”又接踵而至。冀、鲁、豫、皖诸地深受其害,几成无人之地。在元末战乱时,蒙古地主武装察罕贴木儿父子统治的“表里山河”——山西,却是另外一种景象,相对显得安定,风调雨顺,连年丰收,较之于相邻诸省,山西经济繁荣,人丁兴旺。再者,外省也有大量难民流入山西,致使山西成了人口稠密的地区。明朝灭亡元朝后为了巩固新政权和发展经济,从洪武初年至永乐十五年,五十余年间组织了八次大规模的移民活动。

  晋南是山西人口稠密之处,而洪洞又是当时晋南最大,人口最多的县。据记载,明朝时在洪洞城北二华里的贾村西侧有一座广济寺,寺院宏大,殿宇巍峨,僧众很多,香客不绝。寺旁有一棵“树身数围,荫遮数亩’”的汉槐,车马大道从树荫下通过。汾河滩上的老鹞在树上构窝筑巢,星罗棋布,甚为壮观。明朝政府在广济寺设局驻员集中办理移民,大槐树下就成了移民集聚之地。

  晚秋时节,槐叶凋落,老鸦窝显得十分醒目。移民们临行之时,凝眸高大的古槐,栖息在树杈间的老鹞不断地发出声声哀鸣,令别离故土的移民潸然泪下,频频回首,不忍离去,最后只能看见大槐树上的老鹤窝。为此,大槐树和老鹤窝就成为移民惜别家乡的标志。“问我祖先何处来,山西洪洞大槐树。祖先故里叫什么,大槐树下老鸹窝。”这首民谣数百年来在我国许多地区广为流传。(据我老家的村民说,我们村就是那个时候从大槐树迁移出来,以充实北部边防的,村里的家谱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记起的。)

  明初从山西洪洞等地迁出的移民主要分布在河南、河北、山东、北京、安徽、江苏、湖北等地,少部分迁往陕西、甘肃、宁夏地区。从山西迁往上述各地的移民,后又转迁到云南、四川、贵州、新疆及东北诸省。如此长时间大范围有组织的大规模迁徙,在我国历史上是罕见的,而将一方之民散移各地,仅此一例而已。明政府推行移民垦荒振兴农业的政策,虽然其目的是巩固封建王朝的统治,但客观上缓和了社会矛盾,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,使农业生产逐步得到恢复,边防巩固,社会安定。

  民国二年,宦游山东的贾村人景大启告老还乡后,集资修建了碑亭、茶室等。碑亭建在原来的古大槐树处,亭虽不大,但雕梁画栋,飞檐斗拱,精巧玲珑。亭中竖立青石碑一座,刻有“古大槐树处”五个隶体大字。碑亭背面,刻有碑文,简述移民事略。亭前靠西一侧,建有茶室三间,以备寻根游人歇憩品茗,茶室楣匾题字为“饮水思源”。碑南二十余米处建有牌坊一座,横额雕刻着“誉延嘉树”,另一面刻有“荫庇群生”。八十年代初,洪洞县政府重修并扩建了大槐树公园。

  在这里还流传着一些有关迁徙的故事。辛亥革命后,袁世凯命山西巡抚张锡銮率卢永祥第三镇兵进攻山西革命军,所到之处肆意抢掠。到洪洞后,士兵来到古大槐树处,纷纷下马罗拜,互相传言:“回到大槐树老家了。”不但没抢掠,而且将财物供施于大槐树下。大槐树“御灾抗患”之功为人们所称道。

  传说当年移民时,官兵用刀在每人小趾甲上切一刀为记。至今凡大槐树移民后裔的小趾甲都是复形(两瓣)。“谁是古槐迁来人,脱履小趾验甲形。”你若有兴趣,不妨自我查看。

  当时,为防止移民逃跑,官兵把他们反绑,然后用一根长绳联结起来,押解着移民上路。人们一步一回头,大人们看着大槐树告诉小孩:“这里就是我们的老家,这就是我们的故乡。”至今移民后裔不论家住在何方何地,都说古大槐树处是自己的故乡。由于移民的手臂长时间捆着,胳膊逐渐麻木,不久也就习惯了,以后迁民们大多喜欢背着手走路,其后裔也沿袭了这种习惯。

  在押解过程中,由于长途跋涉,常有人要小便只好向官兵报告:“老爷,请解手,我要小便。”次数多了,这种口头的请求也趋于简单化,只要说声“老爷,我解手”,就都明白是要小便。此后“解手”便成了小便的代名词。

  迁民到了新的居住地点,一片荒野,只好用自己辛勤的双手建屋造房,开荒种地,不论干什么,都会联想起故乡的山山水水。为了寄托对故乡的思念,大多在自己新居的院子里,大门口栽种槐树,以表对故乡的留恋和怀念之情。有些移民到迁徙地后,以原籍命名村名,如北京郊区有赵城营、红铜(洪洞)营、蒲州营、长子营等,表明这些居民是当年从赵城、洪洞等地迁去的。

  祭祖小屋里贴着一张“古槐后裔姓氏表”,该表上共有四百五十姓,供奉着他们的牌位,这大大超过了百家姓。他们都是六百年前移民到全国各地的,经过搜集整理,公诸于墙,以便寻根查询。近年来,大陆民众竞修家谱,海外同胞寻根祭祖,纷纷查询自己同大槐树的血缘关系。

  悠悠六百年多年过去了,汉代古槐已不复存在,消失在历史的风尘之中,而同根孳生其旁的第三代槐树,则枝叶繁茂,充满活力。槐乡的后裔已遍布全国二十多个省,四百多个县,有的还远在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。

  遥想当年祖辈们扶老携幼,离乡背井,在频频回首遥望大槐树和老鸽窝时,洒下了多少伤心泪,愿大槐树与海内外同胞永远根连根,心连心。

  大槐树楹联

  香挹行襟留快饮;

  荫清古道倚斜阳。

  茶可解饮,碧乳澄香通世味;

  亭堪楼迹,绿槐夹道识乡情。

  柳往槐来,到此应生离国感;

  水源木本,于今犹动故乡恩。

  洪洞大槐树赋

  2010-12-04 21:06

  巍巍古槐,屹立芳园,添晋南之胜景,壮神州之云天。溯其远也,位三公而自傲,幸其荣也,度百劫以尤欢。客王府之庭兮,佑少君作宰;观盛衰之变兮,入史册斑斓。

  斯槐也,得乾坤之正气,承日月之明光。荫遮四海,根蔓八荒,树擎天之躯体,播遍地之芬芳。展刚劲之虬枝,高张伞盖;聚河汾之灵秀,漫写词章。

  或曰,此嘉树也。得树之嘉,黎民恒安。仰大槐之叶茂兮,祖荫绵绵;引鹳鸟之盘桓兮,舞态翩翩。人之爱鹳兮,绕槐不厌;鹳之爱槐兮,与人同欢。

  止,两河万众,十存其一。唯晋南之野,花香林密。无干戈之惊扰,有五谷之屯积。鸟鸣而槐茂兮,百事荣昌。风和而日丽兮,万民安康。熙熙焉 攘攘焉 是人之福加于树耶﹖抑或树之德佑于人耶﹖此中真谛,应向和谐求阐释,须从生态看端详。

  惜乎天道无常,桃源难继。树因其茂而负重,人因其富而迁徙。自洪武以降,河东之民,呼儿唤女,长叩首于槐下;扶老携幼,换证照于村西。怀祖宗之牌位,披御寒之被衣,将往他乡,云路茫茫;复望故土,此情依依。至于永乐,春而复始。五十年来,草木之色含悲,百千里外,鸦鹞之唳亦凄。人人回眸,老鹳之窝犹见;步步前移,汾水之声渐逝。满树老鹳兮,鸣声切切;成群男女兮,珠泪滴滴。

  大槐树兮影历历,古城畔兮风萧萧,老鹳鸟兮声哑哑,离乡人兮路迢迢。

  槐下之民,或披荆斩棘,拓田园于苏鲁;或栉风沐雨,开基业于京冀。或煮露烹霜,植谷米于豫皖;或耕云织月,理桑麻于陇西;二十余省,方方立营扎寨;四百余县,处处布德施义。千万里河山,育多少英雄儿女,六百年风雨,建无数丰功伟绩。而无论其从千行、操百艺,居高堂、为布衣,从未有见忘于故乡者,多有植新槐于庭院者,皆思念大槐树之情而所致也。

  韶光易逝,岁月难羁。虽经数朝之板荡、帝寇之凌夷,斯槐历千载仍根定枝坚、守望后裔。此乃洪洞之喜、举世之奇,天道、树德、地利、人和之助也。移民喜甚,全民尤喜之极也。

  今天下大治,海晏河清,华夏复兴,故园新荣。开僻壤为华市,招商募贾;播时雨于田陌,重教兴农。荷塘垂柳,翔游鱼飞燕;林带花丛,任犊欢鸡鸣。名区大县,党兴政隆,业著绩显,不负群公。每届清明,海内外槐乡后裔咸集于此,观故乡之巨变,听鹳鸟之复鸣,祭先祖于庙堂,颂荫庇之丰功!

  古槐摇曳兮揽故旧,鹳鸟欢歌兮迎亲朋;汾水含情兮融血脉,儿女誓志兮振寰中。

  一槐连根,万民同宗,期大槐永茂,祝九州大同!